上春晚?崔健不愿接受审查

时报看中国2014年01月16日
崔健2013年4月13日南京演唱会。2000年后,摇滚乐在中国已经失去了八九十年代的号召力,崔健更多被视为怀旧符号和精神偶像。

崔健2013年4月13日南京演唱会。2000年后,摇滚乐在中国已经失去了八九十年代的号召力,崔健更多被视为怀旧符号和精神偶像。

CFP

在中国代表边缘、反叛和批评精神的摇滚乐代表人物崔健,可能将在2014年除夕夜登上由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主办的政治正确与合家欢乐晚会——春节联欢晚会,这个具有冲突感的消息在中国引起反响。但崔健是否最终会出现在马年春晚上,仍取决于春晚节目组的审查结果,以及崔健是否愿意妥协。 

2014年1月3日,中国音乐人高晓松在《中国音超》节目录制过程中宣称,中国“摇滚教父”崔健有望现身今年春晚,并很有可能演唱崔健1986年的经典曲目《一无所有》。目前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各类节目经历了四次节目审查后,基本敲定,进入联排阶段,晚会将由中国成功的商业导演冯小刚执导,这也是他第一次受邀担任春晚导演。马年春晚被看作春晚的一次转型:邀请更多独立或具有大众号召力的演艺人士参与,减低它的“官办”特征。

周二,崔健的经纪人尤尤女士在回复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的一封邮件中确认,崔健确实收到了来自春晚栏目组的邀请,然而由于崔健将无法接受节目组的审查而最终不能登上春晚。尤尤在邮件中写道:“崔健先生最终不会去参加表演。”

在随后的电话采访中,当纽约时报中文网问及崔健不上春晚的原因时,尤尤说:“因为我们不会改歌词”,“我们还在等审查结果”。但是尤尤否认了春晚栏目组已经明确提出要求崔健修改表演歌曲的歌词。崔健目前正在为他的首部剧情电影《蓝色骨头》进行后期制作,未能接受采访。

参与春晚的节目需要经过审查,细节却并不为广为人知。但是经常有演艺人士在春晚后透露一二,2010年,新华网转载台湾魔术师刘谦的采访,他抱怨“审查真的很可怕”;2012年小品演员赵本山在电视节目《论道》中称春晚审查者“不快乐”:“他们快乐不起来,他们紧张”。节目审查一般需要经过四至六次,现场包括一部分观众,过程需要保密。

自1983年央视春晚首次播出已经过去了31年,每年除夕夜晚都有数亿中国观众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晚,成为了一个中国所独有的大众文化现象。这30年也几乎是中国内地摇滚乐发展的历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摇滚乐被描述为一种反对传统和文化霸权的音乐,其中表达的反叛、迷茫和愤怒让这种音乐形式一直被排挤于主流之外,崔健无疑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 

1984年,崔健与另外六位音乐人成立“七合板乐队”,开始了他在摇滚乐上的探索。但他真正一举成名则是在1986年5月9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大型演唱会《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上首唱《一无所有》。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即使是今天看来,《一无所有》的歌词也充满了力量,然而其中传达出的无奈而愤怒的呐喊及对精神自由的追求,显然与春晚倡导和谐、正能量与大众合家欢的基调格格不入。

在电话采访中,尤尤也未能确认送春晚栏目组审查的表演歌曲是否是《一无所有》。

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崔健曾亲赴天安门广场,为学生演唱了他的作品;《一无所有》这首歌也被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诉求民主的示威学生广为传唱。

崔健1987年从中越战争获得灵感,创作了歌曲《最后一枪》。然而六四事件后,这首歌也被赋予了新的含义。1990年亚运会义演成都站中,崔健唱完《最后一枪》后说:“我们希望去年听到的枪声,是最后一枪。” 

此后接近15年,崔健的专辑出版和商业演出都面临着政治压力。尤尤证实,虽然没有具体和明确的禁令,崔健的商业演出在过去几年时常遭遇麻烦。直至2005年,崔健及乐队参加北京工人体育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型演唱会”,他才重回大型表演现场。然而2000年后,摇滚乐在中国已经失去了1980-1990年代的号召力,崔健更多被视为怀旧符号和精神偶像,而非具有大众影响力的商业明星。

如今崔健接到春晚栏目组的邀请,有可能是一种政治平反,也有可能重唤摇滚乐在中国的商业价值;但他是否真正出现在马年春晚上,仍需要最终配合并通过政治上的审查。

尤尤在电话采访的最后说:“我们不接受审查。”

困困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